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(庐江)王民生同志在全县美好乡村建设工作动员大会上的讲话(一)
2012-10-23 15:12:44 来源:安徽县域经济网 作者:admin 【 】 浏览:12169次 评论:0

美好乡村建设十分重要。市委吴存荣书记把全市美好乡村建设大会前的调研,放在庐江县、放在汤池镇,充分体现了市委对我县美好乡村建设的重视和期待。县委、政府对此已多次进行研究。刚才,葛世新副县长传达了吴书记在庐江调研时的讲话精神。刁县长代表县委、政府对美好乡村建设进行了部署,我完全赞成。下面,结合我县实际,谈些对美好乡村建设的认识,主要是正确处理好八个方面关系:

    第一,正确处理好城、镇、村三者之间关系

    我们现在推进美好乡村建设,同志们会问这与城市建设是什么关系,与小城镇建设是什么关系,是不是我们掉过头来重点抓乡村建设了?必须正确处理好这三者关系。

    对此,在县委常委(扩大)会上,我们明确提出,一方面要加快美好乡村建设;另一方面要把握城镇化的大趋势,始终坚持膨胀城、发展镇、控制村的建设思路。尽管现在提出要抓美好乡村建设,但从适应城镇化发展趋势来看,工作的着力点既在村更在城镇。就要素投入而言,一段时间内,乡村建设与城镇建设相比,总量上可能还是“减法”。我们一定要把握这个大势,把握这个大的方向。这里有这样几层意思:

    首先,美好乡村建设是与上世纪50年代及近些年推进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是一脉相承的,只不过是名词的变换,是需要认真抓好的一项紧迫工作。美好乡村是美好安徽的重要组成部分。“美好安徽”是去年省第九次党代会作出的重要战略部署,也是胡总书记视察安徽作出的指示。美好乡村建设充分借鉴了韩国、日本等东亚地区经验。在当前开展这项工作,尤其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。

    前几年新农村建设很热,各地都组织考察团赴韩国、日本考察学习。在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些背景材料。韩国在上世纪60-70年代,工业化运动之后,开始实施“新村运动”,从上到下确定整治项目,由国家先发水泥解决村庄道路建设。每个村庄第一年发给300袋水泥,由村民自主决定用途,但不允许私分,只能用于建设;第二年再发500袋水泥和钢材。到上世纪70-80年代,韩国每个村庄获得由政府免费发放的水泥是84吨、钢材是26吨,所以每个村庄建设得很好。但这样做问题也随之出现了,因为是普惠的,每个村都有,有些村庄尽管很小,原本就不应该存在,然而经过“新村运动”的固化,变得很难拆除了。就如同我们过去搞新农村建设一样,学习江西赣州经验,实行“三清三改三整治”,想把所有的村都整一遍,事实上有的村根本就不需要整,因为本来它就是要消亡的。韩国一开始也是如此,这几年他们开始反思,在反思的基础上,他们将农村历史、自然、文化与生态资源,包括农耕文化的景观、田园景观、农村的风土人情等,有形和无形的资源结合在一起,形成一种完整的区别于城市的新乡村发展形态。乡村建设在过去的基础上提升了,有的进行了扩大,有的就让它自然消亡,走出一条与城市发展完全不同的乡村发展模式。他们把这个叫“都农相生”。这种模式有些类似于我们现在的“农家乐”,考虑到了经济效益,将观光旅游放在一起。从这个角度看,我们现在的美好乡村建设也是在前几年新农村建设基础上的提升,它既与以前的工作一脉相承,又有着十分重要必要的提质提升。

    其二,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不能没有村,美好乡村建设是一项浩大的世纪性工程。这正如过去说的,二十一世纪中国不能没有县一样。县是从秦始皇开始设立的,郡县制是中国政治形态的基础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县改市炒得很热时,有专家就提出二十一世纪中国不能没有县。同样如此,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不能没有村,这同样也是符合城镇化发展规律的。因为,一方面,城市化势不可挡,不可逆转,而且城市化处于倍增状态。(2011年底,全国的城镇化率为51.27%,过了50%,一半的人口到城市和集镇居住了;全省的城镇化率为44.8%;我县是41.5%。这可能有统计口径问题,还有户籍人口与常住人口之间差距,但不管怎么说,我们落后于全国10个百分点,差距太大。)另一方面,又出现了逆城镇化现象,一部分人由城市倒流到农村来。在日本这种现象就比较明显。基于此,吴书记要求我们大力推进“凤还巢”。英国著名规划学家彼得•霍尔把世界城镇化模式分为三类。第一类是失败的城镇化,这种模式主要表现在非洲、拉美,劳动力转移在先、就业安排在后,发展不可持续。第二类是以中国为代表的东亚国家,劳动力转移和就业安置基本上同步,所以流民少。第三类是象日本、韩国和台湾地区等,出现了逆城市化发展,老人甚至年轻人从城市回流到农村。对中国而言,一方面城市化势不可挡,另一方面少数地方出现了逆城市化。还有中国人口多,再强的城市化推动也总会有人住在乡下的。正是从这个层面看,所以说二十一世纪中国不会没有村,但村到底有多少,谁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其三,美好乡村建设不改变城市化加快的趋势,也就是说我们不能放弃工业化、城镇化“双轮驱动”的发展战略,也不可能把全部的资源投向农村。从一定意义上说,对于我们这个城镇化滞后的地区来说,从现在到2020年,农村整个的要素投入相比城镇建设,可能还是“减法”。这个必须搞清楚,否则我们就会犯历史性错误。一位领导曾经这样说,我与其花这么多钱搞小村建设,倒不如把钱补贴给农民让其在城镇买房。这是对的。据说,前些年合肥市为了膨胀主城区,甚至有意放慢小集镇乃至县城发展速度。这就是个博弈,因为总体只有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因此,在当前这个大环境下,我们美好乡村建设的思路是不能超越“膨胀城、发展镇、控制村”的。我县总体情况是,120万人口,现常住人口90-100万,未来可能达到120-130万,未来大体上城、镇、村人口分布各占1/3,即,县城未来人口40万,16个镇区(除庐城镇)平均每个可吸纳2-3万人,大体上可吸纳40万人进镇,余下40万人将分布在中心村和部分永久性居民点。我们必须在这个大方向下开展工作,否则就会本末倒置,花了那么多功夫,多少年后还要拆除,就会造成社会财富的巨大浪费。这样的例子,历史上教训不少。近期,我们在下面跑的时候,感觉这么多年来我们农村建设成功的真是不多,我感到很痛心。过去我们身在农村,“不识庐山真面目”,在城市生活这么多年,现在以城里人视角看农村,所看到的是,传统的村落几乎荡然无存,新村建设是杂乱无章。农村什么都不象,有些村庄、有些房子简直就是过去范书记说的建筑垃圾。回顾农村建设这段历史,我们犯了很大错误。我小时候的那个村,回忆一下还有古村落的风貌。现在很多村是建得一塌糊涂,巷子及公共用地、水塘等都被占用,实在令人痛心。目前,我还没有发现庐江有多少村有古村落的痕迹,新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王民生同志在全县美好乡村建设工作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责任编辑:admin
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1/5/5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(和县)吴桂林同志在县委十二届.. 下一篇没有了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