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小说网
首页 > 推理 > 人皮面具 > 第三十五章 观落阴(下)

第三十五章 观落阴(下)

目录

  “道缘堂最初开设的时候,来的人并不多,甚至可以说是寥寥无几。”老道士娓娓说道,“因为观落这项法事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功,它失败的几率太大了,而且还有可能遭到反噬。”

  我不明白老道士说这些的原因,但我隐隐感觉他说的话应该和苏郁会有关系。

  “后来,我的师弟偶然间发现了一种灵药,可以让服用者更易晋入观落的场景,于是道缘堂的名声渐渐散播出去,来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。转眼间时过境迁,竟然会有不少重要人物也来道缘堂一探究竟。”

  我问:“是什么药?”

  老道士摇了摇头,说:“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,就连师弟也不清楚,他只说这药是从一个神秘人手里拿到的,必须保密,否则要天机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忽的笑着摇了摇头,说:“都21世纪了,谁还相信什么天机,说白了都是人心而已。”

 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,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身份不凡的老道士竟然会跟我说他不相信天机,这种感觉真是荒诞。

  他继续说道:“可是后来,药用完了,师弟出了一趟远门,最后回来时什么也没带。但道缘堂名声在外,我们总不能说以前的观落不是真的,而是用药物达到的一种境界,用现代的说法叫…叫什么来着?”

  我淡淡的提醒道:“催眠。”

  “对…就是催眠。你要知道,观落和催眠是不一样的,它是真的能够让你看到去世的亲人,并且和他对话。前些日子,来了一个身份很不一般的人,他说必须要见到已经去世的父亲,询问一件事情,否则道缘堂就再也别想开下去了。”

  我问道:“这件事和苏郁有关?”

  他没搭理我,自顾自的继续说:“这个人我们招惹不起,只能尽全力帮助他。很可惜,他的体质并不适合观落,那场仪式失败了。道缘堂实在无力承受他的暴怒,所以师弟想了一个办法。既然无法让他看到死去的亲人,那为何不把已经死去的亲人召唤现,然后与他进行对话呢?于是师弟从外面找了一个很奇特的小姑娘回来,她属于那种十分容易被附身的体质,通过仪式可以轻而易举的让她被鬼魂附身。”

  原来如此,苏郁被他们用来作为观落失败的一种自保手段!

  我说:“你的意思是,让鬼魂附身在苏郁身上,然后和生者进行沟通。换句话说,你们利用她来达到一种间也能施展的观落?”

  老道士点了点头,表情复杂。

  我怒不可遏的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苏郁被附身的时候需要承受多少痛苦?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那你们为什么还要迫她做这些事情!”

  老道士静静的看着我,丝毫不被我的情绪打动,依旧古井无波,“第一次是师弟求她帮忙,第二次,乃至今的第三次,都是她自愿来的。”

  我问:“为什么?”

  “不可说,不能说。”老道士闭上双眼。

  这到底是为什么,苏郁竟然会自愿来到道缘堂,这没有理由啊!

  我感觉一头雾水,正在惑之中忽然回想起了前几天发生的那件事情。

  那一天,有个疯老头突然出现,求苏郁帮忙。他的举止非常古怪,而且貌似会一些法术,还电到了触碰到他身体的我。

  想到这里,我问:“你的师弟是不是一个举止疯癫的老头子?”

  老道士睁开眼,反问道:“你见过他了?”

  “是啊,不仅见过他,而且还被他电了一下,踹了一脚。”

  “那是师弟修炼的掌心雷,专治孤魂野鬼。”

  我冷笑,“掌心雷?我看是随身带着电击器吧?”

  老道士沉默不语。

  我盯着他的眼睛,一字一句的说:“我不管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,但是现在,我必须要见到苏郁。”

  出乎意料的是,老道士并没有阻拦我的意思,反而是伸手指了一下身后的房间,说:“她就在那里,带她走吧。或许道缘堂真的已经走到尽头,从今以后,再不会有什么百试百灵的观落了。”

  听完这句话,我不再理会这个看似高深的老道士,起身走向了那间小屋。

  然而,当我推开小屋的门时,突然感到一阵猛烈的窒息感。

  这种感觉,源自眼前的景象!

  老道士口中的师弟,那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子,现在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,看样子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。

  还有一个陌生男人,也昏倒在了一旁,不过他的身上没有血迹,应该并无大碍。

  至于苏郁…

  她盘腿安静坐在一块蒲团上,双眼被红布蒙着,表情平静,额前的发丝有些散,微微遮住了面容。在她的衣服上,零星散布着鲜血,但看起来并不是她的血,反而应该是那个老疯子的。

  我选择先不理会苏郁,而是看一下老疯子的情况。结果很残酷,他全身上下好像被猛兽蹂躏过一样,没有一处是完整的,而且皮肤上遍布咬痕。最严重的地方是喉咙,那里已经被咬破,出了里面的骨头。

  我不敢去想凶手的身份,因为这间屋子就像是一个密室,从始至终都只有三个人。

  现在一个人伤重,一个人晕倒,只剩一个人保持着清醒。

  无论怎么看,杀人凶手的身份都已经显而易见。

  我轻轻拍了拍苏郁的肩膀,揭下她眼前的红布条,说:“你还好吗?”

  她双眼空无神,看了我一眼,嗫嚅着嘴说:“我是谁?”

  认识苏郁以来,我这是头一次看到她在被鬼附僧后出现了这种情况,就像是魂不附体。

  我说:“你是苏郁。”

  “我不是苏郁…我是…死去的人…”

  我一把扣住她的双肩,盯着她的眼睛,说:“看着我的眼睛!”

  她的眼睛终于微微有了神采,看着我说:“古…奇?”

  这时候,一道身影也走进了这个房间,看到了里面的景象。

  老道士微微一愣,迅速走到师弟身边,看了一下他的状况,叹气说:“早就说善恶终有报,旁门左道终归要被反噬。”

  我问:“他死了?”

  老道士摇了摇头,说:“还好,死不了。”

  说完,他就一把抱起老疯子,转身离开了这间屋子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  我感到一阵紧张,觉得此地不宜久留,于是下外套披在苏郁身上,也带着她离开了道缘堂。

  在带着她回家的路上,苏郁终于逐渐恢复了神智。

  她没有看我,低声说:“对不起。”

  我看了一眼站在我身旁的女人,手里仍拉着她的手,尽管有很多责怪的话想说,现在反而说不出来。

  到了最后,我只是平静的问了一句:“为什么要去那里?”

  苏郁说:“因为那里有观落,作为换,我要帮他一个忙。”

  这一刻,我恍然大悟。

  一直以来,苏郁最思念的人无疑就是她的父母。因为这种思念,让她在小时候甚至睡在棺材里面,从而酿成了鬼上身的悲剧。当她知道道缘堂有观落,可以通过它看到自己的父母之后,再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她的思念。

  我继续问道:“你见到爸爸妈妈了吗?”

  苏郁轻轻的点了点头,“他们很好,要我好好活下去…”

  说完之后,我俩陷入了沉默之中,一时间各怀心事,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。

  过了许久,苏郁忽然问我:“古奇,你觉得观落是催眠吗?”

 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她,因为我也没有答案。打心底来说,我希望观落是真实的,因为这样我就可以肯定自己看到的清竹是真实存在的,而苏郁也可以打开心结,相信父母过得很好。

  可是实际情况谁也说不清,观落到底是不是催眠,没有答案。

  或者说,答案就在每个人的心里,只看你选择相信哪一个。

  我说:“希望不是。”

  苏郁重重的叹了口气,说:“对不起,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那样。”

  她又一次说了对不起,这次的对不起应该是指老疯子。

  我问:“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  苏郁低着头,轻声说:“道士在我身上请了一个人,貌似是那个男人的父亲…成功了之后,他就让我开始观落,接下来的事情我有些记不太清…过了没多久你就来了…”

  我仔细看着苏郁的表情,发现她并不像是说谎,而可能是真的忘记了。

  毕竟当时的情况很复杂,她的眼睛蒙着红布,身上有血迹,虽然按理来说苏郁最有可能是重伤疯老头的人,但实际又貌似不是。

  对于这些情况,唯一的解释是,可能房间里还有第四个人!

  他是谁?

  还有苏郁,她在观落中究竟经历了什么,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。还记得我刚才见到她的时候,她神情呆滞,貌似经受了巨大的恐惧。

  如果她因为某些原因忘记了那段记忆,那么,苏晓呢?

  我皱起眉头,感觉有些事情正越靠越近。

  但是与真相的距离,却仿佛越来越远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