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小说网
首页 > 推理 > 人皮面具 > 第五十九章 胖花

第五十九章 胖花

目录

  参与者的淘汰线索相同,无辜者的淘汰线索与离开游戏有关。“首脑”的确算计的很好,而且按照他的剧本安排,如果不是肌男揭下了孙腾飞的面具,恐怕孙腾飞到现在也不知道能不能自己摘下面具。

  可是,这场游戏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

  我不忍心去看地上的三具尸体,因为那太过恐怖,尤其是脸上仍在跳动的血管和肌,简直令人骨悚然。

  我说:“‘首脑’会不会是故意这么安排的,在场的参与者都与某个事件有关?”

  孙腾飞点了点头,又用手擦了擦眼睛,似乎也被眼前的血腥场面刺到了,说:“的确有关系,那个死掉的肌男和猥琐男,一个是因为贩卖毒品,一个是因为食大量毒品,所以都被抓到了看守所。不过他们被抓进来的时间不同,彼此也都不认识,我认为‘首脑’会点名让他俩参与游戏应该是一条线索。但是他为什么会要挟警方设置这场游戏,并且使用了警方的监控,这就不得而知了,或许因为他就是个**吧。”

  我补充道:“我也是参与者,这又怎么解释?”

  “或许你们都和‘sin’有关…这一点目前警方掌握的资料还太少,没法给你一个答复。”

  孙腾飞说道:“咱们离开这里吧,太恶心了。”

  说完,他抬脚准备离开。

  突然,一只手抓住了孙腾飞的脚踝!

  我惊愕的看着面前的一幕,随后注意到有一个身影缓缓站了起来,就在我身后。

  我能感受到他的呼吸,也能感到他脸上的鲜血已经滴落在我的衣襟上,顺着领口入了背部,那种滑腻的感觉令人不适。

  怎么回事,他们不是死了吗?

 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,我迅速转身向后撤离,刚好躲开了这具“尸体”对我的猛扑。

  另一边,孙腾飞也用力挣脱了那只手的束缚,而我并肩站在一起。

  在我俩面前,三具没有脸的尸体正晃晃的站起来,就像是丧尸一样。他们的眼球暴在外,五官已经血模糊,嘴里发出“咕噜噜”的声音。

  我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似乎是药物作用,他们现在应该已经没有了意识,成为了能动的死尸。”

  我说:“有可能是大脑已经死亡,但是身体的神经仍有反应。”

  孙腾飞抄起了地上的椅子,说:“也有可能是大脑没死,但是已经完全没有了人类的意识。”

  “和视频里的状况一样吗?”

  “有些不同,视频里的人行动更加灵敏,看起来并不像是丧尸,而更像是疯子。但是现在的这三个,明显更像是电影里的。”

  我也拿起一把椅子,准备用它防身,无奈发现双手还被拷着。

  真是糟糕!

  “手铐钥匙呢?”

  孙腾飞摇头道:“不在我这里。”

  这时候,那三具尸体已经近过来,眼看着就要对我和孙腾飞进行攻击。

  我看着那一张张血模糊的脸,心底反而不再恐惧。

  “活人还能让死人死不成?”我咬牙切齿的挥舞起了椅子。

  关键时刻,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,随后就是三声响亮的声。

  我还没回过神来,只见大批警察已经冲了进来,他们迅速制伏了仍在挣扎的“尸体”为首的顾楠款款走来,为我和孙腾飞解开了手铐。

  她皱着眉头,说:“事情还真是变得越来越古怪了,如果不是亲眼见到,我还以为这是在拍电影。”

  我放下椅子,手腕,说:“接受现实吧。还有,孙腾飞警官,我建议你最好小心一点,因为‘首脑’不太可能让你这个无辜者活的太滋润。他是个反复无常的人,而且我觉得他肯定在谋划一些事情。”

  …

  看守所的游戏告一段落,顾楠开车送我回到诊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。

  我孤独的走进诊所,忽然发现自己被顾楠带去看守所的时候貌似忘记了锁门。

  还好,屋子里并没有少什么东西,看样子心理诊所对于正常人来说算是地,他们是不会无故碰触这里的。

  以免被别人看成是“**”

  我躺倒在沙发上,努力回想着今天发生的点点滴滴,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。

  不过即便是那样的不可思议,我仍然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接受。

  这种本事源于我在安定医院的那段时光,我必须承认,安定医院里的有些疯子,远比游戏要可怕的多。

  “‘sin’…”我仔细琢磨着这种药物。

  还记得小深曾给过我一封信,里面讲了“超人计划”

  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会不会,“sin”这种药物原本是为了让人变成超人呢?

  可惜我并不是研究这个的,有关这些问题或许徐逸会知道很多,因为我在网上查到过他的资料,或许老罗也会知道不少,可惜他死了。

  回想起那个和我躲在花园吃鸡腿的老光头,我忽然有些黯然神伤。

  一个精神病,是怎样知道“sin”的?还能协助云复仇。

  最关键的是,为什么老罗要给我带一句话。

  面具。

  这是什么意思,“首脑”设置的游戏里面存在面具,会不会和老罗的话有关?

  在离开看守所的时候,我把面具留给了孙腾飞。他说这个面具是特制的,在眉心的部位藏了一很短很细的针。如果参与者或者无辜者触发淘汰线索,这针就会刺入他的眉心,然后就会发生那三个人的惨剧。

  完好无损的面具被拿去研究了,希望在下一次游戏开始之前能够有些进展。

  其实在我的记忆里,老罗更像是一个睿智狡猾的老头,而不是一个货真价实彻头彻尾的精神病。

  他说过的很多话,其实都有道理。只是那些道理就像是现实一样,残酷无比。

  在这个社会里面,每一个人都在心知肚明的相信着某些谎言,如果你不相信,并且站出来揭穿他,那你就是…“精神病”

  就在我躺在沙发上放松心神的时候,突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  貌似是…猫叫?

  我皱紧眉头猛地站了起来,可是在屋里却没有看到任何异样的事物。

  “喵…”

  我仔细听了一下,发现声音是催眠室那头传过来的。

  下一刻,我迅速的跑了过去,打开催眠室的大门还有屋里的灯。

  映入眼帘的,是一个蜷缩在墙角的身影。

  苏郁。

  她看起来有些狼狈,比经历了生死游戏的我还要狼狈。

  记得上午离开的时候,苏郁一直没来诊所,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。

  可是现在,她怎么会睡在催眠室里?

 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,突然发现在苏郁的怀里抱着一只小猫。

  猫咪不大,应该也就三四个月,身上有着黑、褐、白三种颜色,用专业术语来说叫做“三花”

  刚才就是它在“喵喵”的叫,结果把我引到了这里。

  苏郁悠悠醒了过来,一看面前的人是我,带着哭腔说道:“古奇…”

  我蹲下身子,微笑着问道:“我回来了,你怎么了?”

  之后我听苏郁讲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,原来她在早上赶来诊所的路上,碰到了这只小猫。那时候小猫正迷糊糊的站在马路中央,而且刚好十字路口的路灯转为绿色。情急之下,苏郁飞快的冲了过去一把抱起小猫,然后冲到了马路那头。

  她跑的速度太快,最后勉强停在了一家买衣服的店铺外面。可是,那家店铺的玻璃刚好映出了苏郁的脸。

 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丢掉了墨镜,不过为时已晚。

 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想而知,苏郁再度被“鬼上身”只能勉强控制着自己的意识跑到诊所,结果发现我并不在。

  陷入极度恐慌的她只好将自己藏在了催眠室,结果一不留神睡了过去。

 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:“这次附身的是什么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…这次的感觉和以往不太一样,我就只是想要抓挠自己的脸,而且是想把脸撕毁的那种…”

  我不了一口冷气,心想苏郁怎么会有这种冲动?

  我一直认为她的“鬼上身”只是一种单纯的人格分裂,或者说是对自己的一种心理保护机制。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无脸人,也不知道我参与的这场游戏,这是巧合吗?

  联想起苏郁那敏锐的感觉,我总觉得她有哪里不对。按理来讲现在的苏郁对我没有任何隐瞒,那么唯一有可能在背后动手脚的只有一个人。

  苏晓。

  我安慰道:“没关系的,都过去了。”

  说完,我伸手想要摸一下苏郁怀里的“三花”小猫,不过小东西明显不喜欢我,而且颇为畏惧的往苏郁怀里钻了钻。

  我明白为什么会这样,一来是因为小猫怕生,二来是因为我现在身上都有血腥味道。

  毕竟看到了那样血腥的画面,即便是心理医生的自己,也难以快速调节过来。

  在回忆起安清竹之后,我发现自己面对的事物变得更加扑朔离。

  苏郁摸了摸小猫,说:“我想把它留下来。”

  我点头说:“也好,看它胖乎乎的,要不就叫胖花吧?”

  胖花“喵”了一声,似乎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