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小说网
首页 > 推理 > 人皮面具 > 第九十六章 缄默人(中)

第九十六章 缄默人(中)

目录

  顾楠面容严肃的问道:“你是说,席雨婷很有可能因为跟随丈夫出席某些场合,然后被一些好之徒盯上…”

  我接过话茬,说:“很有可能,所以那些死者的手机都存有曾斌的电话号码,其实他们留下曾斌的号码是为了勾搭别人老婆。”

  “你不觉得越扯越远了吗?”

  我说:“碎尸案原本就不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事情,这起案件隐藏的真相可能比你我想象中的还要惊人。”

  顾楠无奈的叹了口气,说:“接下来怎么做?”

  “如果杀人凶手的目的仍未达到,那么这场连环杀人碎尸案就不会完结…换句话说,很有可能会再次出现受害人,我建议从现在开始严密监视曾斌和席雨婷的一举一动。”

  顾楠说:“貌似也只能这样了,但是警方也未免太被动了一些。”

  我说:“我们现在没有其他选择,杀人凶手的心思相当缜密,只能等他自己出马脚。无论凶手是不是席雨婷,但都至少和她有关。”

  顾楠突然说:“对了,关于尸体方面,警方又发现了一个线索。”

  “什么线索?”

  她说:“一共五具尸体,全部都是男,虽然各自都缺少身体的一部分,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之处…”

  我皱起眉头,预感这个线索将会相当重要。

  顾楠说:“他们全部…都被阉割了。”

  我瞪大双眼,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,他们的生殖器官全部都被切除了?”

  顾楠点头,“没错,根据法医鉴定,伤口和其他部位的伤口相同,应该是在肢解的时候被人故意阉割,但是该部位到目前为止无法找到。我突然怀疑,会不会前四具尸体找不到的胳膊和大腿其实只是障眼法。”

  我说:“很有可能…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,阉割算是一种变态至极的行为,有着很深刻的解读意义。”

  顾楠说:“说说看。”

  “精神分析认为‘’是人类的本能,而且驱使着人类作出各种各样的行为。阉割无疑表示着‘’的摘除,这是一种反人类天的做法。而且这种行为早在很久以前就被赋予了特殊的含义,比如中国古代的太监,比如古希腊神话中被阉割的神…所以说,阉割行为的背后绝对隐藏着相当重要的线索。”

  “你怎么想?”

  我说:“直接来看,阉割行为是对男生殖器的厌恶。这种行为有很大可能发生在极度厌恶男的女身上,这么看来席雨婷的嫌疑也就更大了,但奇怪的是,她看起来和曾斌的感情生活非常和睦,又与此有些矛盾。除此之外,还有许多‘变态’都会酷爱阉割行为,甚至包括切除女的**,这也算是一种阉割。”

  苏郁深深气,轻声说道:“可以理解为畸形的‘’吗,就是这类人对于‘’有着和其他人不同的认识。”

  我说:“没错,从人类的角度来看,‘’的主要功能是繁衍后代,也可以说是生命的延续。但是对于很多文化,包括宗教来说,‘’变成了罪恶,于是才有了阉割。很有可能杀人凶手对于‘’的认识也是畸形的。”

  顾楠一边开车,一边说道:“这倒是让我回想起了一个案子,有个幼儿园老师,还是个年轻女,竟然将十多个小男孩的生殖器通通切掉了,当时这个案子还惊动了上面的人。”

  我点头说:“‘’的话题始终都是研究的焦点,因为它必不可少,但却赋予着太多含义。不过总的来讲这算是一个好消息,毕竟我们又找到了一条线索。”

  顾楠沉默了片刻,说:“我只希望能在更多受害者出现之前…结束这一切。”

  …

  童先生和童太太的第二次来访,与第一次并无不同,包括穿着打扮。

  尤其是童太太,依然是青衣装扮,脸上画着浓妆却毫无表情,给咨询带来了非常大的难题。

  童先生说:“古医生,她昨天一夜没睡,只是不停的张嘴说话,而且是没有声音的那种…您快救救她吧!”

  我说:“说实话,童太太对咨询有着相当严重的阻抗,你可以设想一下,如果病人本身就不愿意被治好,那么无论医生如何努力都很难治好她。”

  童先生说:“但您至少能知道她为什么不愿意被治好。”

  “或许可以,所以今天的咨询是独立的,我希望您能给予童太太和我一些信任…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我需要对她进行单独咨询,就在旁边的催眠室里,你可以在外面看到屋里发生的一切。”

  他沉思片刻之后终于点了点头。

  我将苏郁留在催眠室外,陪伴童先生,顺便负责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以及面部表情的变化。或许苏郁的猜测也是对的,童先生的确有古怪之处。

  催眠室内,童太太坐在催眠椅上,而我则捧着一杯温水站在对面。

  我说:“你还是不想说话吗?”

  她双眼无神,没有任何反应,我甚至怀疑她能否听到我的声音。

  我继续说:“一味的沉默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你可以试着把自己的困惑说出来,或许我能帮到你。”

  毫无反应。

  “能不能帮我拿一下水杯?”我将手中的水杯递了过去,不出所料,童太太就像是一个木偶,虽然不说话,但却乖乖的接过了水杯捧在手里。

  我忽然注意到,她的双手捧着水杯的时候,胳膊竟然在颤抖。

  这不对劲,水杯的重量远远不足以让人颤抖!

  “谢谢。”我弯了一下腿,然后站起身来重新拿回了水杯。

  这一刻,我突然明白,或许这一声青衣只是童太太的伪装,她在隐瞒什么!

  我想外面的苏郁挥手示意,让她给我送一杯水来。她很快就倒了一杯温水递到屋内,而我又将这杯水递给了童太太。

  我说:“喝点水吧。”

  她听话的端起水杯开始喝水。

  “咕咚”

  我按捺住脸上惊讶的表情,因为我看到了惊人的一幕。

  童太太喝水的时候,出了…喉结。

  除此之外,当她仰起头的时候,还出隐藏在衣领之下的一道青紫颜色!

  与此同时,门外的童先生忽然闯了进来,一把夺过子手中的水杯,说道:“不好意思医生,她不愿意喝水,喝多了会难受!”

  我仔细盯着童先生,一字一句的说:“我屋里有茶,还有咖啡,要不要重沏一杯?”

  “不…不用了。”童先生一把拉住太太的手,说道:“我突然想起来有些急事,今天的咨询就先到这里吧!”

  说完,他就扯着子往诊所外面走去。

  我喊道:“如果病情继续恶化,她面对可能会是死亡。”

  童先生明显听到了我的话,但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,只是狼狈至极的逃出了诊所。

  我缓缓走出催眠室,看着身边的苏郁,问道:“有什么发现?”

  她说:“童先生很紧张,相当紧张。”

  我说:“的确如此,当我提出要对童太太进行单独咨询的时候,他几乎要捏爆自己的手指头了。”

  苏郁补充说:“而且在你和童太太进入催眠室之后,他变得相当焦虑,始终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,尤其是当你弯的时候,童先生的行为举止简直就像是…热锅上的蚂蚁。”

  我笑道:“或者说是踩了尾巴的老鼠更贴切吧?”

  苏郁好奇道:“什么意思?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
  我说:“事情远比咱们想象中的复杂…恐怕童太太会变成缄默人不是因为厌倦了戏子,也不是因为演了众多人物而无法找到自己。”

  “那是因为什么?”

  我说:“咱们再去看一次沙盘吧。”

  沙盘没有人动过,仍旧是老样子,在正中央摆放着一个七巧板。

  我伸手拿起七巧板,然后将其掰碎,将碎块重新放回了沙盘之中。

  我说:“上一次你说童先生有地方很古怪,现在找到答案了吗?”

  苏郁回答说:“找到了,是眼神…通常来说,看向同和看向异的眼神有着很大差别,以男为例,当他们看到女人的时候,会不自觉的观看部、部,这并不是说好,而是天使然。因为男看异的时候会不自觉的考虑到‘’,或者说是繁衍,这算是一种本能吧。而女人也是同样,看男的时候会情不自的注意鼻子、肌等要素。”

  我点头表示赞同,说:“有些道理,这种说法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讲的确适用,所以说异之间的友谊很难单纯。”

  苏郁继续说:“可是童先生看你的眼神却不太对…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他非常仔细的打量过你,尤其是鼻子还有…”

  她忽然脸红,说不出话。

  我说:“我明白了,那你注意过他看你的眼神吗?”

  苏郁说:“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注意过我。”

  我笑着说道:“看来咱俩的发现都指向了同一个地方。”

  说完,我将目光转移到了一片碎块上面。

目录
返回顶部